知者界

景晓言荣皓辰是哪部小说_景晓言荣皓辰是什么小说

连载中

刺婚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糖果豆豆 主角:景晓言,荣皓辰 标签:言情,虐恋,萌宝,纠缠,阴谋

今天小编带来刺婚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景晓言,荣皓辰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糖果豆豆,五年前,他害得她家破人亡。五年后,她带着小包子华丽回归,开启复仇之路,谁知被他步步紧逼,圈禁在身旁。“荣皓辰,嫁给你是我最大的错。”“那你只能一错再错。”

刺婚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刺婚》在线阅读全文

刺婚精彩章节:

荣皓辰何尝听不出来。

这个女人伶牙俐齿,倒是和景晓言很像。

“嗯。”他微微颔首,简单的一个回应却让孙静珊感觉万箭穿心,嘴角几乎歪到了耳根子下面。

“我们现在是还没有正式结婚,但快了,最晚到年底,我们就会举行婚礼。”她高高昂起脖子,努力维持自己的士气。

她很讨厌这个女人的脸。

这张脸曾经让她嫉妒的发疯,她用尽了各种办法,想要让它消失了,都未能如愿。

原本以为老天终于开眼,把它毁掉了。

没想到,五年之后,它又像鬼魅一般再次出现。

景晓言的眼底悄然闪过一道阴鸷的寒光,“孙小姐,你的意思是,小三要上位了?”

这是一记无形的巴掌,“啪”的扇在了孙静珊的脸上,把她憋足的那股气全打散了。

“我不是小三,皓辰爱的人始终都是我,他是被家里人逼迫,才娶了那个额头流脓的丑八怪。而且她已经死了,出车祸掉进海里,被鲨鱼啃得稀巴烂,死无全尸……”

她说得咬牙切齿,但还没说完,就被荣皓辰厉喝一声打断了,“够了,马上离开,这里是公司,不是咖啡厅。”

他暴躁的甩开她的手,转身走进办公室,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他似乎在发怒,用力很大,以至于四壁都在猛烈的震动,孙静珊感觉心都要被震碎了。

景晓言嗤笑一声,这还是她头一次见到荣皓辰对心尖宠发火。

看来这五年来,他们真的出现了问题,所以才一直没有结婚。

“孙小姐,似乎你的上位之路,还很漫长啊。”

孙静珊气得头发丝都在冒烟。

看着这张脸,就让她心惊胆战。

但她并没有怀疑对方的身份。

丑八怪是真的死了,法医做了DNA鉴定的,面前的女人只是碰巧长了一张跟她相似的脸。

“我警告你,如果你敢对我的未婚夫动一丁点歪心思,我就杀了你。”她要先发制人。

“谁先死,还说不定呢。”景晓言呵呵冷笑了两声,径自走了出去。

她不会再给孙静珊欺辱她的机会。

当然,孙静珊也不会放过她,这个可怕的小表,必须要尽快除掉才行。

……

下午,景晓言就去茗言报道了。

茗言和宇都一个在城西,一个在城东。

原本以为一年到头,不会跟荣皓辰有太多见面的机会,没想到她才入职一天,就收到了大boss要亲临公司视察的邮件。

直觉告诉她,他是故意的,还在怀疑她。

明天又会是一场斗智斗勇的大战。

早上,给孩子们做好早餐,她就出了门。

他们是高智商的儿童,懂得如何照顾自己,所以她很放心,让他们独自待在家中。

一路开车去到茗言,她正要下车,一个稚嫩的小声音从后面传来:“妈咪,你在这里上班呀?”

她浑身一阵抽搐,惊跳转身,小奶包正趴在座椅靠背上,笑意盈盈的看着她。

她扶额狂汗,“小琛,你怎么会在我的车里?”

小奶包眨巴了下大眼睛,“妈咪,我想看看你的新公司是什么样子?”

昨天晚上,偷听到妈咪跟上司通话,知道荣皓辰要来,他就和姐姐商量好了对策,再送荣皓辰一份大礼。

所以,吃完早餐之后,他借口去院子里玩,偷偷溜进车里躲了起来。

景晓言风中凌乱,从家到公司,开车需要一个小时 ,送孩子回去是不可能了,只能硬着头皮带他进去。

好在,她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,孩子在里面,不会打扰到其他同事。

“今天总公司的大boss要过来,你要乖乖待在这里,千万不能到处乱跑。有人进来,你就躲到屏风后面去。”她千叮嘱,万嘱咐。

小奶包做了个Ok的手势,“妈咪,你放心吧,我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。”

今天,整个公司都是沸腾的,这是大boss第一次来视察。

所有人都翘首以待,等着一睹圣颜。

刘秘书打来了电话,“伊总监,boss马上就到,请你到公司门口亲自迎接他。”

景晓言狠狠地呛了下,一口老血涌上心头,她是总监,又不是太监,凭什么要出去接驾?

连做了两个深呼吸,她强迫自己保持平静。

卧薪尝胆五年,绝不能因为一时之气,而功亏一篑。

要忍!

她抚了抚儿子的头,“妈咪要出去,你就待在这里画画,不要发出声音。”

“嗯。”小奶包点点头,一脸的乖巧。

等老妈一走,他就悄悄的溜了出去。

这里跟总裁办公室离得很近,他溜过去,神不知鬼不觉。

景晓言去到大门口不久,荣皓辰就来了。

“荣总,欢迎您到茗言来视察。”

她笑颜如花,朝他弯下腰。

一鞠躬。

二鞠躬。

三鞠躬!

荣皓辰面无表情,幽幽的看着她。

自从见到她之后,他的内心就像烧开的水,一直在沸腾。

他迫切的想要知道,她到底是不是某女。

这种迫切,连自己都觉得惊讶。

不过,他告诉自己,这绝不是因为在乎某女,而是不能忍受欺骗。

倘若发现她是假死,一定不会放过她。

当景晓言想要直起身时,他大手一伸,按住了她的头,“伊总监,你这是什么礼?”

王总在旁边抹了把汗。

大boss肯定很生气。

三鞠躬,可是祭拜死者的呀!

“荣总,伊总监是在国外长大的,不懂我们这里的礼仪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

景晓言怎么可能不懂,她是故意的。

“荣总,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呀,在我的家乡,见到最尊敬的人,都要三鞠躬的。”

荣皓辰冰眸微眯,只露出一点墨色,显得格外深沉难测,“知道什么叫九五至尊吗?在这里,九为最大,以后见到我,要九鞠躬,明不明白?”

景晓言在心里抓狂,竟然被他反将一军。

不愧是千年的狐王,腹黑狡诈。

“明白了,荣总。”她抓起他的手,从头上移了下来。

手指碰触的刹那间,一种莫名的、异样的感觉,犹如电流一般掠过了他的身体。

那双手,纤纤如软玉,细嫩似柔荑,和景晓言的几乎一模一样。

景家是刺绣世家,很注重保养手,不让其生茧子,影响到刺绣的敏感度。

在他失神间,景晓言开始鞠躬了。

那副谄媚的样子,又跟某女出奇的相似。

表面上像只小白兔,唯唯诺诺,实际上是只野猫,尖牙利爪,一肚子坏水。

未等她鞠完,他就径自走了进去,眼底闪过惯有的鄙夷之色。

总裁办公室。

小奶包已经布置好了一个大大的“惊喜”,正要溜出去,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。

糟糕,有人来了。

他要暴露了!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