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者界

纪少的亿万甜妻小说_纪少的亿万甜妻小说阅读

完本

纪少的亿万甜妻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猫尼卡 主角:宋茵,蒋纪帆 标签:总裁,言情,虐恋,甜宠,豪门

今天小编带来纪少的亿万甜妻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宋茵,蒋纪帆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猫尼卡,宋茵是A市曾经的建筑行业老大宋氏集团的大小姐,但宋氏因为投资失败而面临破产,宋氏董事长兼总裁宋祖光因为承受不起破产的打击而中风昏倒,母亲柔弱,妹妹年少,宋茵义无反顾地挑起生活的重担,在股东没有异议的情况下,担当宋氏总裁,但因为她缺乏经商经验,宋氏在她手里依然不能起死回生,她为此焦头烂额,心烦意乱之下去酒吧买醉,没想到却因此失了身。

纪少的亿万甜妻精彩章节:

宋氏总裁办公室,宋茵正在看刚传真过来的文件,看完后,她气得脸色发青,然后用力撕掉了那份文件。

撕完后,她用力喘了几口气,然后立即拔打蒋纪帆的手机。

第一遍,没人接。

第二遍,没有回音。

第三遍,还是无人接听。

那个混蛋是故意的吧?

宋茵挂断了手机,然后拿起包包,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。

来到远帆集团,她怒气冲冲地直闯总裁办公室。

她一边推开门,一边嚷道:“蒋纪帆,你给我出来,给我出……”

在看到他的办公室里除了他还有其它人时,而且这个人还是她认识的人时,她的话突然顿住了。

尴尬得恨不得找条地洞钻进去,哪怕是变成隐形人也好。

她尴尬地跟那人打招呼:“贾伯伯,原来你在这里啊,哈哈,这么巧!”

说完之后,她的视线移到蒋纪帆身上。

她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蒋纪帆回应她的,是一抹嘲弄的笑。

贾东海看了看宋茵,又看了看蒋纪帆,嘴角带着一丝笑,对蒋纪帆说:“纪帆,你又惹小茵生气了,这就是你不对了。”

“我可是什么都没对她做。”蒋纪帆云淡风轻地耸耸肩。

贾东海意味深长地笑:“女人生起气来容易变老,赶紧去哄哄你的宝贝吧?”

蒋纪帆看着宋茵,笑而不语。

宋茵的脸色却一下子就红了下去,不自然地嘟嚷道:“什么啊?谁稀罕他哄?”

贾东海拿起桌面上的文件就起身,走到宋茵面前的时候,他关切地拍拍宋茵的肩膀,对她表达自己的歉意。

“关于你的事情我很抱歉,小茵啊,现在你是宋氏的希望,你一定要坚强。不过我相信有纪帆帮你,宋氏一定会很快渡过难关的。”

说完,他就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,离开了。

目送贾东海离开后,宋茵的火气就迫不及待地向蒋纪帆身上蔓延去:“蒋纪帆,你什么意思?你要收购宋氏?你以为我会同意吗?”

刚才她看的文件就是蒋纪帆命他的特助发给她的收购书。

虽然他给出的条件很丰厚,但她一点都不心动,反而气得半死。

这该死的臭男人,不但睡了她,搅得她的生活一片鸡飞狗跳,现在还要来收购宋氏?

这世上怎么会有像他这么无耻的人?

蒋纪帆无视她的怒气,反而是悠闲地翘起二郎腿,看着她嘲弄地说道:“宋氏在你的带领下,还能撑多久?叶家现在视你如草芥,不可能帮你,宋茵,宋氏倒闭是迟早的事。”

宋茵心中明白他说的事实,嘴上却不甘示弱地说道:“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了吗?”

宋氏出事后,父亲也承受不起打击,中风倒了下去,母亲柔弱,妹妹年幼,在没有任何异议的情况下,她义无反顾地挑起重担收拾宋氏的烂摊子。

但在此之前,她毫无经商经验,宋氏现在就像一个烂伤口,时间越久,脓疮越大。

她真的无计可施,几乎濒临绝境。

蒋纪帆脸上的嘲弄神色更深,仿佛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,“你可以不屈服,但你忍心看着宋氏倒闭,看着她从商界中除名,永远成为过去式?”

宋茵的整颗心都痛了起来。

不,她不能让宋氏倒闭。

宋氏是爸爸大半生的心血,爸爸曾经说过,宋氏就像是他的另一个孩子。

她不要它从商界中除名,不要它成为过去式。

蒋纪帆似是看穿她的心思,往下说道:“宋氏要想回死回生,要么被收购,要么找人注资!”

注资?宋茵变得更加痛苦了。

在父亲倒下后,她走遍了父亲往日的朋友请求他们支援,但父亲众多朋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出资。

就连叶家,也在宋氏倒下之后,立即单方面宣布退婚,怕死了要受到牵连。

这种深刻的人情冷暖的滋味,她此生再也不愿承受。

她环抱双臂,问蒋纪帆:“如果你愿意注资,条件是什么?”

蒋纪帆嘴嘴微微溢出一丝轻傲的带着一丝冷意的笑。

他看着她的眼睛,缓缓地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要你求我,求我做你的金主!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虽然已失败无数次,宋茵仍然没有放弃求人注资的希望。

但这个人一定不会是她讨厌憎恶的蒋纪帆。

今晚,她约了父亲的好友贾东海在茶楼里吃饭。

贾东海虽然已经五十多岁,但因为头发被染成光亮的黑色,气色又好,穿着也极为讲究,看起来一点都不显老。

宋茵站起来,小心翼翼地替贾东海倒茶:“贾伯伯,您最爱喝铁观音,这里的茶叶和泡茶技术都是A市最顶尖的,您尝尝看!”

倒完茶后,宋茵想把茶壶放回去,贾东海却一把抓住她的手,贼贼地摸着它:“小茵,你的手真滑!”

这个臭不要脸的,看起来人模人样,没想到这么下流无耻。

宋茵心里又是愤怒又是紧张,但努力掩饰,一边不着痕迹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。

她努力地赔笑道:“怕是贾柔的手更漂亮吧?以前她也常到我们宋家来玩,很亲我爸爸,总是宋伯伯长宋伯伯短的,想起来我也好久没见她了,她最近好吗?”

贾柔是他的女儿。

她想用这些话提醒贾东海,希望他不要做太过分的事。

贾东海微笑地说道:“她还不是老样子。”

“那就谢谢贾伯伯了。”

贾东海忽然站起来,走到对面桌的宋茵的旁边坐下,他的气息一下子就弥漫开来。

宋茵的心再度提起来。

她努力克制着,对贾东海说:“贾伯伯,是不是空调开得太低了,我觉得好热啊,不然我去把空调调低一点。”

宋茵说完,正欲站起来,贾东海却一下子就拉住她的手。

宋茵心里一阵厌恶,却听得他下一刻说出下流至极的话:“小茵,如果你想救宋氏,就做我的情人。”

“啪!”宋茵毫不犹豫地把桌上的茶水往贾东海脸上泼去。

贾东海疼得呲牙咧嘴,立即从椅子跳起来,指着宋茵的鼻子骂:“宋茵,你这个臭表子不要给脸不要脸,反正你都被蒋纪帆睡过了,被谁睡不一样。”

宋茵心底生出深深的悲哀和愤怒,反唇相讥道:“贾东海,我真替我爸感到悲哀,没想到跟你称兄道弟这么多年,你竟然是这般龌龊的烂人。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你也配跟蒋纪帆相提并论?”

“臭表子,今天老子就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!”贾东海被宋茵彻底激怒。

他一把就抓住宋茵的手腕,把宋茵往包厢里的沙发上带。

然后把宋茵压下去,狂乱地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。

宋茵拼命地反抗,但到底与贾东海力量悬殊,她怕得几乎要哭出来,“贾东海,你这个混蛋,你不得好死。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贾柔。”

“你可以尽管告诉她,到时我可以说是你为了救宋氏主动勾-引我,我看到时她会相信谁的话,”贾东海一边奸佞地笑,一边扯开了她的衬衫上衣。

她前胸光洁的皮肤裸露出来,立时让他两眼放光:“我倒要尝尝蒋纪帆尝过的女人的味道。”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